绐吾子

不坑,只是拖
不会开车

【武暗】净罪07

是周更了!(。


>>>第七章 做戏

  

  闻悦不动声色地推开了那华衣女子。

  

  设了官房的甲等驿站,为了服侍好住得起官房非富即贵的客人们,自然也少不了那不可言说之事的服务。勾栏之地通常设在离官房不远之处,靡靡之音不绝如缕,出门即可闻。除此之外,入夜后更有各式风尘女子登门自荐枕席。

  

  正如此刻。

  

  可他似是沾不得半丝脂粉气,香风扑面时就变了脸色,避之不及。若不是此女恰巧挡在他去路上,而这门外的长廊又窄得仅能容一人单行,闻悦早离她数丈远。

  

  女子也不恼,一手举了团扇轻掩朱唇,另一手抱胸凭栏而立,就是不给他让出道...

5 19

【武暗】净罪06

这什么令人绝望的半月更手速……土下座。

本以为这章能写到……呢。

>>>第六章 闲话

  荀愆此刻心情奇差,攥着闻悦道袍的手暴起青筋,好似下一刻就要将其扯个粉碎,以泄心头愤恨。但他很快冷静下来,神色不显,缩着脖子盯着跳跃不已的火舌目光发直,一脸恹恹的颓丧。

  

  闻悦目光不时扫过来,荀愆就朝他勾勾嘴角,勉强笑一下。

  

  道士方才听到荀愆问候某某亲母,也不知想到了些什么,竟没斥他口出粗鄙之言,也没说话。

  

  一时间尴尬的气氛盘桓两人头顶。火堆劈啪作响,焰头不时舔上那被树枝拦腰穿过的鱼,将闪闪发光的鱼鳞燎得发黑。

  

  这时候日

6 18

【武暗】净罪05

……真的开车苦手。

以及第四章末尾修改了一点点。

R18预警:极轻微dirty talk

老规矩走外链。

>>>第五章 难逃


  荀愆整个人有些昏昏沉沉。

  

  他从树上一头栽下来,摔得五脏六腑几乎要挪位,一张口便咳出一大滩黑血来,沿着下颚弄脏了先前从闻悦处顺来的衣物。当他扶着树干勉强直立起身子,又在迈开第一步的时候跪倒在地。

  

  他脸色异样地红润,但唇瓣却毫无血色,整个人处于一种奇妙的、混沌又清醒的状态中。

  

  熬过了千刀万剐,现在又是万蚁噬身。

  

  他觉得自己被那无名火燎得发烫、发昏,但浑身又因为之前的煎熬发冷...

6 58

【武暗】净罪04

第二更。

>>>第四章 跑路

  

  

  等闻悦给他又添了两碗稀粥,荀愆囫囵给灌下肚,这才平息了腹内的空虚感。他抬手抹了嘴,又被道士抓了腕子拿丝帕给擦了个干净。荀愆心中嗤笑,暗道这人破讲究,不愧是个有钱的主儿,规矩就是多。

  

  闻悦不动声色地收了碗,将其放进了食盒,把小几从榻上搬离,又拿出了一个玉匣子来。

  

  又缩回被子里的荀愆眯眼定睛一看,觉得那匣子甚是眼熟,就料到这必定是那道士从自个儿那一堆褴褛的衣服里搜出来的伤药。他不惮这道士搜他,因为他身上除了惯用的双匕和那个装伤药的匣子,也的确没什么别的有用的东西。能彻底解那内力周转的药也无...

7 35

【武暗】净罪03

企图日更失败,今日尽力试着三更补上。_(:з」∠)_

明明是个为了走肾的产物,为什么开始走剧情……

>>>第三章 厚颜

  

  “嗯?”

  

  荀愆瞧他说得郑重,一脸正色,倒有些稀奇。目光一转,便释然了:“也是,这些年头你们武当出来的那个叛徒……蔡居诚,是吧?在点香阁……”

  

  荀愆顿了顿,又继续说道:“……当头牌的那个。你们武当的没少人顶着去看他的名头进去找乐子,做些那档子事呢。”呵,正人君子……

  

  他又笑吟吟地问:“怎么着,花酒好喝么?”

  

  闻悦垂了眼,有些敷衍:“不好喝。”

  

  “我猜得到,”荀愆向...

3 30

【武暗】净罪02

R18预警:blow job 极轻微dirty talk

>>>第二章 调戏

荀愆心中:”等我以后毒解了,我肯定杀了他。“

LOFTER查水表了,走外链。

6 41

【武暗】净罪01

一句话大纲:暗香中了一种【每天不被日就会死】的毒。

闻悦x荀愆

>>>第一章 解药

  闻悦将绢帕搽上他的脸颊的刹那荀愆惊醒了。

  

  身体反应显然快于他的意识恢复,当他能透过稀薄氤氲的水汽看清闻悦微蹙的眉眼时,荀愆才注意到对方攥着帕子的手被自己抓得紧实,手腕扭了一个夸张的弧度。

  

  他猛地放开手,闻悦手腕亦是一松,那吸了几点水的帕子掉在他脸上,一角耷拉在他胸口。

  

  半边脸蒙着绢帕,荀愆挑了眉,旋即冲着眼前那位站在一旁揉着手腕的男人轻飘飘一个笑容:“多谢道长。”

  

  而笑意未至眼底。

  

  话音将歇,他瞥见那闻悦...

2 41
 

© 绐吾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